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天喔国际无力回天终退市拳头产品蜂蜜柚子茶风

日期:2021-10-16 16:43

  天喔国际(没能熬过“七年之痒”。11月13日,停牌长达两年之久的天喔国际正式退出资本市场。

  11月3日,香港联交所发出函件,告知天喔国际最后上市日期为11月12日,11月13日上午9时起生效。天喔国际自2018年8月13日起已暂停买卖,由于公司未能于2020年2月12日或之前履行所有复牌指引而复牌,故决定取消公司股份的上市地位。

  2013年9月,天喔国际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上市以来,几次创下年收入超50亿元的成绩,尤其蜂蜜柚子茶这款“拳头”单品,一度成为饮料行业“后浪”品牌追随的风向标。

  11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天喔国际,询问退市后的具体计划,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18年8月17日,在相关部门调查盘问下,天喔国际爆出了公司存在几笔不寻常交易。公告显示,在2017年,天喔国际不寻常交易款项21.35亿元。

  其中,天喔国际有关账户遭贷款银行扣除3.36亿元;旗下多个附属公司与供应商签订预付款协议,并支付16.8亿元;全资附属公司南浦酩酒坊与寰发投资签订酒精饮料购买协议,支付6千万港元。

  上述交易均与时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林建华有关。天喔国际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会对上述交易并不知情,也从未看到货。

  也就是说,林建华在未经董事会同意情况下,擅自操纵资金流动。不少股民评论,林建华上演了一场瞒天过海的大戏。

  2018年6月底,林建华被罢免。同年8月13日,天喔国际宣布停牌。停牌时,天喔国际股价为0.38元,与上市发行价3.15元相比,股价已跌去近9成。

  林建华“退位”,时年仅25岁的少东家林奇被临时任命为董事会主席。这依然无济于事,天喔国际再难回昨日辉煌。

  公告显示,曾担任执行董事林铿,独立非执行董事沈亚龙、刘干宗、张睿价、王龙根,首席财务官吴文楠,执行董事兼运营总监徐建新,天喔国际执行董事和行政总裁严志雄,均出现在离职名单中。

  天喔国际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林建华事件严重扰乱了集团的正常业务运营。根据年报,天喔国际2018年实现收益15.48亿元,同比下滑69.2%;净利亏损达41.73亿元。

  天喔国际在2018年财报承认,集团无法在日常业务过程中变现其资产及偿还债务。同时,天喔国际亦在财报中提出重组的计划,并称“重组后,集团将继续偿还其在可预见未来到期的债务”。

  2018年11月12日,天喔国际寻求委任该公司低度干预共同临时清盘人以进行重组,作为强制清盘的替代方案。

  今年2月,天喔国际、联席临时清盘人与一名投资者就建议重组天喔国际签订了无约束力条款书,重组涉及天喔国际及其海外附属公司、上海附属公司、武汉和湖州的业务。投资者将以2.7亿元的认购价认购股份,天喔国际面临重组。

  但重组计划尚未看到成效,天喔国际天喔(武汉)食品有限公司、武汉天喔茶庄饮料有限公司、武汉市南浦食品有限责任公司3家关联公司在今年7月便遭合并破产清算。

  11月13日,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分析师林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喔国际的资金问题没有解决捷径,在寻求外部帮助的同时,还要依靠自身业绩增长,但天喔国际品牌老化、产品缺乏竞争力等问题已逐渐显现,难以支撑巨额资金需求。

  彼时,天喔国际凭借打造蜂蜜柚子茶爆款单品,并冠名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邀请范冰冰、李敏镐、李宇春等当红明星代言。一套组合拳下来,业绩明显提升。

  财报显示,天喔国际在上市第一年营收便突破45亿港元大关,此后又分别在2014年、2016年和2017年实现收入超过50亿港元。

  同时,天喔国际还手握雀巢、马爹利、轩尼诗等一线国际品牌的地区或全国代理权。

  好景不长,随着同类果茶竞品推向市场、新兴茶饮品牌的兴起,蜂蜜柚子茶的市场地位大不如前。

  财报显示,从2015年起,天喔国际的净利润持续下滑,负债率逐年攀升。截至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从3.66亿港元大幅跌至1.70亿港元,负债总额由33.84亿港元增至46.75亿港元,资产负债率从53.9%升至58.7%。

  “喜茶、奈雪的茶等线下茶店大行其道,行业生存环境已经巨变。在消费行为升级的当下,天喔国际仅依靠瓶装茶和零食及代理经销业务,很难使业绩持续增长。”11月13日,上海高纲咨询负责人高海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天喔国际经营困顿,也导致新品研发滞后。林奇在2018年财报中表示,林建华事件已严重扰乱集团的正常业务运营。“由于缺乏财务资源,集团不得不缩小业务运营的规模。”林奇强调。

  天喔国际曾尝试做出改变,丰富果蔬饮料口味、升级包装,但未能扭转颓势。蜂蜜柚子茶之后,天喔国际始终未能再推出一款“能打”的产品。

  财报显示,天喔国际在2019年的营收依旧未见好转。2019年,天喔国际实现收入9.92亿元,年内亏损1.38亿元。

  林岳表示,天喔国际现在走进死胡同,研发新品需要资金支持,但公司目前最缺的就是资金,想要借助外力缓解资金压力,却至今未寻到出路。

  “天喔国际几乎得推倒重来,资金、魄力、对市场的重塑、以及内部管理的理顺,都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林岳坦言,天喔国际自救难度很大。

行业新闻 返回头部